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海王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商道之色戒

正文 商道之色戒第110部分阅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可贷资金有限,有些行长便提出了高额的回扣。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何暮阳觉得不可承受,所以天华公司旧厂区开发的事情便一直搁着。

    现在,大家看在于书记的面上,纷纷表态,将在资金上给予何暮阳大力支持。于是,该项目便正式启动了,还是由杨露全面负责项目的实施。

    不过,何暮阳也没有让于书记白帮助自己,他许诺,将在a市建立一家公益性的医院。还许诺建立几家希望小学。一方面,这表示了他的一番公益之心,另外一方面,他知道,于书记心中还是非常关心百姓生活。如今他既然主政a市,那自己就应该帮他一把,给他的政绩锦上添花

    这段时间,随着周市长的死,于书记职位的高升,自己又启动房地产项目,何暮阳忙得是不亦乐乎。暂时忘记了魏若离去给他带来的痛苦。同时,与若佳的见面也很少,她有什么事情,也都在电话里聊。

    这天晚上,回到家中,想到事业终于又上了一个台阶。心里暗自兴奋不已,是的,如果天华公司旧厂区房地产项目开发完毕,将给他带来至少四五个亿的利润空间。这么大一笔利润,放在谁身上,都会高兴不已。

    想到一段时间没有在qq上与若佳聊天了,便打开电脑,登了上去。但是,若佳不在,打电话给她,说是在外面做美容。正想下线,却有一个叫菲菲的陌生人打招呼。

    何暮阳一看其qq头像,是一个很秀美的女孩,但是,头像太小,看得不是很清楚。不过,正是那种朦胧之感,引起了他的兴趣,便和对方聊了起来。

    开始自然是一些你是那里人啊你喜欢什么的乱扯。何暮阳一边聊,一边进入女子的qq空间,里面没有加密,其相册里有许多女孩的照片。真是不看则已,一看何暮阳便被女孩深深的吸引住了。

    只见在一个临水而建的亭子里后来听菲菲说,那是苏州的一个园林里的亭子,周围绿树成荫,凉风习习,一个身着白纱长裙的绝色美女,腰间连着一条长长的轻丝带,在微风吹拂下有一种飘然欲仙的感觉,项上挂着一条银色项链,吊坠是碧绿的翡翠,柳丝般的秀发随风飘飘。

    她眉目如画,脸型极美,琼鼻丹唇,是那种不可思议的精致,诱人的樱桃小口上,一抹淡淡的殷红,引人直想在上面一尝殊味,明媚的双颊粉黛未施,却已是白里透红,望之更显娇柔艳丽,柔情似水。只有那粉颈处才裸露在外的肌肤洁白如雪,白得闪光,几近透明,那流波似的双眸更显她的娇媚温柔。

    看着空建里的女子,何暮阳不禁咽了一下口水,打出一行文字:“菲菲,你真美啊”

    “呵呵,是吗”菲菲迅速回复。

    “是的,令人馋涎欲滴”何暮阳再次打了这几个字。

    “没那么夸张吧”

    “真的,我看到你的照片,便有一见钟情的感觉”顺带着文字,何暮阳还加一张呲牙咧嘴的表情

    “嗯,那你肯定是一个色中饿鬼”

    “对,你说得不错,我就是一个色鬼”

    “你很诚实,不过,那是真实的你吗有的人,网上什么都敢装,但是,现实之中,可不是这样”

    “呵呵,我可是表里如一”

    “那不一定,我不相信你会是一个表里如一的人,你的网名是好人,但是,我觉得,也许你是一个很虚伪的坏人吧”

    “不虚伪,真的。现实之中,与很多人相比,我也还算得上是一个好人。”

    “王婆卖瓜我不相信”

    “那你要怎么才相信呢”

    “我要看到真人才敢相信”

    “呵呵,那很容易啊你敢出来吗咱们找个地方坐坐”何暮阳有一种急不可耐的感觉

    “我不敢,要是你真是坏蛋,那我不是羊入虎口吗”

    “呵呵,我向上帝保证,绝对的好人”

    “自诩为好人的人,往往都坏得流油,这种人我见得多了”

    “不会吧你才多大年纪就自称见得多了”

    “我年纪不大,但是,却专门与坏人作斗争”

    “呵呵,那是你主动加的我呢我不是我主动加的你,你找我说话,难道是怀疑我是坏人,要斗争我吗”

    “嗯,差不多,我看到那些自诩为好人的家伙,便想揭去他们的伪装,把他们绳之以法”

    “呵呵,你是干啥的呢搞得像警察似的。”

    “嗯,说对了,我就是一名警察,怎么样,怕了吗”

    “呵呵,扯淡,你就编吧,反正骗死人不犯罪。”何暮阳以为对方是激将

    “那我让你看看我穿警装的照片,感兴趣吗”

    “嗯,那发过来看看”何暮阳有些感兴趣了。

    “等等,我找一下。”很快,便传了一份文件过来,何暮阳接收下来,打开一看,果然便是一个英姿飒爽的女警那漂亮的英姿,令人炫目

    没想到对方居然真是一位漂亮的警察,何暮阳心中,顿时涌起了另外一种异样的感觉。平时,他对警察是没什么好印象的,但是,看到这位美丽的女警,他突然有一种要征服她的,似乎只要征服了她,便是征服了警察一样。

    “你穿警服的模样真是太有味了出来一起坐坐吧”

    “嗯,今天太晚了,我要准备休息了,明天还得上班呢下次吧”菲菲说道。

    “嗯,那好吧,我加你为好友咯”何暮阳无奈的说道。

    “如果你是坏人,就加我吧”

    “好,就算我是坏人吧”

    “你的立场太不坚定了可想而知,你真算不上好人”对方说道。

    二人随后闲聊了一会,对方便下线了,望着变成了灰色的qq头像,何暮阳心中一阵怅惘

    ,

    第一卷  第四百九十二章 危险的情人二

    商道之色戒  第四百九十二章危险的情人二

    随后的日子,何暮阳每天都上qq,等待菲菲上线。ka"但是,她却偶尔来一次,说几句话也是匆匆忙忙,表现得非常忙碌。不过,何暮阳知道心急吃不得热豆腐,他有足够的耐心去等待

    这种等待的过程,也是一种非常兴奋和幸福的过程。这天下午,菲菲的qq头像终于开始闪动。

    “美女,在忙什么呢几天没见你咯”

    “嗯,在忙抓坏人啊”

    “哪里来这么多坏人啊是不是莫须有的哦”

    “我们人民警察绝不冤枉一个好人,也绝对不会放过一个坏人”

    “狗屁,冤枉的多了,放过的更多”何暮阳骂了一句粗话。

    “你素质不怎么高啊满嘴脏话”对方随即发过来一个鄙夷的表情。

    “呵呵,对不起啊,一激动粗话就忍不住蹦出来了,其实,平时我还是挺文明的。”何暮阳忙解释。

    “你是生意人吧”菲菲问到。

    “嗯,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从你的话语中可以看出来。”

    “是吗我的话语里就能看出来我是生意人”

    “是的,脸厚,善变”

    “嘿嘿,有意思,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评价,不过,你说得对,我的确是地地道道的生意人。”何暮阳老实交代。

    “我的看法一般不会错的。”

    “你很厉害,但是,我与你想象的生意人相比,可能还是有一些差别,这样吧,为了让你看看实际生活中的我,今晚我请你吃饭,怎么样给面子吗”何暮阳发出邀请。

    “你实际生活中是什么样子与我有什么相干呢”

    “那咱们认识一下嘛,多个朋友多条路。”

    “我不喜欢生意人朋友。”

    “你不把我当生意人不就得了”

    “嗯,好吧,既然你诚心相邀,那我盛情难却了。”

    于是,双方约定了吃饭的地点,何暮阳满心欢喜,想到晚上就可以看到网络上的绝色美人,他心跳不已,早早的便去约会地点等待。

    当菲菲推门而入的瞬间,何暮阳顿时被她的美貌惊呆了,怔了一会,才将她引到座位上,同时用灼热的眼神看着菲菲,轻声叫了一声:“菲菲”

    菲菲大概是没有想到何暮阳这么帅气,感受到他那灼热的眼神,慢慢将头低至高耸的胸脯上,何暮阳一时间看得呆了

    这一顿饭,二人都吃得心不在焉。同时,也说了许多网上没有说的话,菲菲真名叫王亚菲,a市本地人,警校毕业,现在是一名入职两年的小警察。完了之后,何暮阳又建议去ktv唱歌,王亚菲迟疑片刻,便也答应了。

    到了ktv里,何暮阳要了一提啤酒,二人边喝,边轮流唱歌。后来,又搞了一个情歌对唱。

    唱着唱着,二人都禁不住深情的望着对方,何暮阳望着那一汪春色般的眼神,突然一把将王亚菲揽入怀中,王亚菲“啊”的惊呼一声,一时不知所措。被何暮阳紧紧搂着。

    何暮阳却不想就这么算了,得寸进尺,轻轻拂了一下王亚菲柔美的秀发,一把又抓住她下垂的嫩白滑腻的小手。

    “不要”王亚菲声如蚊蚋,小手欲抽却又不舍,何暮阳感觉到她的掌心中有湿湿的汗泽。

    何暮阳却全然不管,慢慢低下头去,突然将嘴唇压在了王亚菲的红唇上,顿时,一股如麝如兰的香气扑鼻而来,让他几乎就要窒息。

    “不要”王亚菲闷声说着,将头左右扭动,但何暮阳去紧紧的抱住,同时,将舌头抵进了她小巧性感的嘴里

    “嗯,嗯,嗯。”王亚菲低声哼了几下,禁不住何暮阳的进攻,只得将香舌与何暮阳搅在一起。

    一阵深吻,何暮阳再也忍耐不住,因为ktv的房门已被他反锁,便放心大胆的将手慢慢伸进了王亚菲的衣服里。握住了那饱满的双峰,二人的心中都是一颤。王亚菲挣扎了一番,最后见逃脱不了何暮阳的魔爪,便也只好任其蹂躏

    有花堪折直须折,何暮阳欲火难耐,王菲今日所穿的正好是一条长裙。于是,坐到沙发上,将王亚菲抱到自己的怀里。慢慢将手伸进她的长裙里,一下子将小内内给脱了下来。

    王亚菲徒然一番挣扎,然后便依偎在何暮阳的怀里,羞得下巴抵到了胸口,长长的眼睫毛垂帘似的颤抖,粉嫩的柔唇因为过于紧闭而微微泛白,富有弹性的肌肤绷得紧紧的,一副无比诱人的模样。

    何暮阳褪下自己的裤子,慢慢将身下之物凑近王亚菲的桃源洞口,在洞口停留碾磨一会,突然一使劲,便听到王亚菲啊的一声尖叫。

    何暮阳不知道王亚菲还是处子,看到她痛苦的神情,忙停止不动,过了一会,见她似乎已经缓解,才开始慢慢动了起来。

    王亚菲里面的紧致和滚烫,令何暮阳既兴奋无比,又莫名的紧张,竟然没有坚持多久,很快,便一泻千里

    完事之后,二人紧紧的搂抱在一起,相互温存,心中有说不尽的浓情蜜意,至此,二人水乳交融,灵欲结合,之间再无半点分隔。同时,何暮阳的脑海里,已经打定主意,怀里的女子,将是他未来的妻子

    从此以后,何暮阳每天除了到公司上班,晚上就是与王亚菲呆在一起。他几次提到要到王亚菲家去看看她父母。但是,每次王亚菲都说不着急,她还没有给父母讲过自己的事情,让何暮阳再等等在说这些话的时候,她的脸上,常常显现出一种迷惘之色有时候,她还会盯着何暮阳,静静的看上很久很久,然后就莫名的叹气

    恋爱中的女人是愚笨的,恋爱中的男人同样也是愚笨的得到这样一个绝色美人,何暮阳觉得人生已足,每日想到的,都是如何去哄王亚菲开心。对于这个女人,他将其奉为心中的女神,不但悉心照顾她,还对她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将公司的许多经营秘密,除了偷税漏税那种犯法之事,都毫无保留的告诉了她

    ,

    第一卷  第四百九十三章 危险的情人三

    商道之色戒  第四百九十三章危险的情人三

    何暮阳要去西南某市出差,王亚菲一听说,便要陪他同去。、何暮阳一听美人想相伴同行,那可是多么好的美事他当然是何乐而不为呢

    二人来到g市之后,办完正事,因为正是烟花三月,听说离省会很近的一个县,三四月间有一美景,值得一看。何暮阳便提议去那里游山玩水一番。

    于是,何暮阳与王亚菲二人,情投意合,天雷勾地火,一拍即成。早上起床前,先缠绵了一阵,吃了一顿床上的早餐,然后,起床洗漱,又找地方吃了真正的早餐,填饱了空虚的肚子。便直接打出租车去目的地。

    经过小半天,终于去到了那个侗族人的寨子,干净幽美的纯自然风光迅速引起了整天身处钢筋混凝土笼子里那王亚菲的兴趣,漫山遍野的李子花和油菜花形象地告诉你这里名字的来历。

    如此美景,王亚菲乐不可支,兴高采烈地冲进了雪白的花海之中了。蹦啊跳的,何暮阳不禁暗笑,为啥女人见了花儿的兴奋程度跟男人见了美女是一样的呢

    陪着王亚菲徜徉在花海之间,享受着山水间沁人心脾的惬意,清醒的空气,令人心旷神怡。一路走走停停拍拍,也领略了当地许多少数民族的风情。

    临近午后,他们在寨子里吃了一锅黄焖狗肉,蹦跳了好一会的王亚菲明显不惧春寒了,便脱去裤子,腿上只着一黑丝,拉着何暮阳便又奔向了她很喜欢的油菜花田了。

    那时段,很多来自五湖四海,或远或近的驴友们,二大爷,老大妈,背包客,属狗的男和女们,66续续地个扎堆在这金黄的田野上,撒着欢,或许也撒着尿,拍着照,也拍打着心中荡漾的风马蚤,就像端着相机的何暮阳和在花海中游荡的王亚菲。

    主道上停着一辆辆车子,走下来的大多都是岁数与他们相仿的年轻人,他们或是夫妻,或是兄弟姐妹,或是同事同学,也很可能以以家庭旅游为目的情人们

    不远处的路上,一辆标志着某某地税局的越野车停放在路旁,半开的车窗里飘扬出田震的歌曲,望着漫山遍野的花海,伴着那铿锵忧郁的歌声,何暮阳的脑海里突然便想起了一个邪恶的念头。

    曾经与魏若暄玩过车震的何暮阳,想在这晴天白云之下,满山花海之中玩一次田震。

    “菲菲,我们田震去吧。”何暮阳直奔主题,毫不扭捏。

    “什么田震不是唱歌的吗”

    “你看,这么多人开着车来,看着这些鲜艳的植物生殖器,吃着这里大补身心的狗肉,在这性趣盎然,生机勃勃的春天里,保不齐一会就开着车找个角落来一发车震,搞搞体育运动了。哈哈”

    “你个变态,三句话不离本行,早上在宾馆里不是已经进行过了吗,怎么的,狗肉这么快就起效了啊”王亚菲说完,斜睨着何暮阳,眼里是春波荡漾。何暮阳的眼里,知道这小丫头已经感兴趣了,只是,女人的心理,让她总是欲拒还迎。

    “一次哪里会够咱今天在这一片金黄里来个田震吧,嘿嘿”何暮阳继续做工作。

    放下生活纷扰,摆脱工作烦忧,和自己钟意的人儿做的事,充分的享受人生乐趣,这是最惬意的爱好。谁说不是呢

    何暮阳打定主意,王亚菲也心领意会,便逐步远离主道,远离人群,抄小路田埂向成片的油菜花田深处走去,王亚菲心中也许想到将要到来的刺激,不免有些掩饰不住的激动,一路雀跃不已,兴高采烈。何暮阳一边走,一边四处张望,寻找合适的运动场所。

    初春的田地里还是有一些潮湿,幸好几捆稻草适时的出现在视野里,变成了名副其实的救命稻草,何暮阳拎着它们找到一处花海中还算稍微开阔的狭长小小空地,那里的油菜花很懂事地长得很高很茂密,他把稻草散开,铺就一个一平米见方的草席。王亚菲一边嘲笑着他的猴急,一边拿着相机东张西望,嘴上说着她也要拍几张美景,其实就是在观察四周敌情。

    不期而遇的激情总能让人格外兴奋,那种感觉是别人所不能体会的。何暮阳脱下外套,让它成为草床上临时的床单,王亚菲红着脸,在他的示意下,蹲跪在了何暮阳的面前,何暮阳将自己的兄弟释放出笼,挺拔的呈现在王亚非面前。

    “洗过了吗你这个讨厌的家伙”王亚菲脸色一红,知道何暮阳想要什么,伸手突然在何暮阳小弟的头上弹了一下。

    “呵呵,还挑三拣四的,妄想负隅顽抗吗告诉你吧,早上完事之后洗过了呢”何暮阳忙汇报。

    “嗯,早上洗的,那后来放过水没有”王亚菲伸手抚摸着,似乎有些爱不释手的样子。

    “没有,没放过,刚才吃了狗肉,现在让你尝尝香肠,放心享用吧”何暮阳邪笑着说道。

    “什么香肠啊,我看是刚才所吃狗肉遗留下来的狗鞭”

    “好,那就算是狗鞭吧,你尝尝味道如何”虽然王亚菲骂他,但何暮阳那管得了是狗鞭还是牛鞭一边说着,一边抬起王亚菲的下巴,将香肠凑近她的嘴旁。

    “便宜你了”王亚菲不再说话,因为她已经埋下头开始了,没空说话。

    何暮阳站立在油菜花中,大头吹着稍凉的春风,小头感受着王亚菲温热翻转的包裹套弄,放眼望去,四周三三两两的游人们,嬉闹着,拍着,笑着,融入到茫茫一片的雪白或金黄,汇成春天里的一副画,而他无心看太久,只有他知道花丛中,草席上,他心爱的女人在忘情吞吐,却又时不时地使使坏,让他领略一下什么叫蛋疼

    “信不信我能马上让你缴枪,嘿嘿,我总怕人来看到。”王亚菲给自己叫个暂停,歪着头笑着问何暮阳。

    “没事,哪有人走这么深来。都在大路边拍呢,真有人来就来嘛,让他们欣赏下你现在的小脸儿,比这漫山遍野的花还要娇艳。”

    他知道女人其实是累了,便把她放倒在草席上,撩起长裙,把两条黑丝美腿扛在肩上,直入桃源,听她咿咿呀呀开始迷离。

    空间狭小,自然不方便大展拳脚,不一会,这既要半跪又要前弓的姿势便让他要冒汗了,干脆反主为客,让王亚菲翻身上马,自己把旅行包当枕头,把相机挂在胸前,一手揉着菲菲的雪白丰满,一手照相,透过屏幕,看着身上心爱的女人在上下驰骋着,还不时拉长脖子,探出头来,看看四周有没有看客在欣赏他们这一对野鸳鸯战斗在花丛中;拉近焦距,看着我们的小弟小妹,抽离结合,在这种花粉飘荡,暗香浮动的幽谧空间里,一片,分外刺激。

    渐渐的,他们似乎忘掉周遭的一切,天为被,地为席,周围的花花草草,来往游人只不过是一道轻薄的纱幔,眼睛里只有全情投入的对方,耳朵里只听得到彼此压抑的喘息,脑海里时而一片空白,什么都不想。

    完事之后。躺在草床上,听到田震的歌,从远处的车窗里飘来:

    我要你靠近我抱著我

    好好爱我

    我会给你我会给你

    所有的快乐

    “妈的,这些税务局的,拿着咱们纳税人的钱,开着纳税人钱购买的车,出来逍遥快活”何暮阳骂道。

    “嗯,是啊,你每年上交的税费有多少呢”

    “呵呵,前几年交得多。这两年交得少了。”

    “为什么呢你的经营规模不是越来越大吗怎么税费反而少了”

    “因为我开始偷税漏税了”

    何暮阳抱着美人,将自己这两年偷税漏税的详细情况,毫无戒备的告诉了王亚菲。

    ,

    第一卷  第四百九十四章 再进宫

    商道之色戒  第四百九十四章再进宫

    不过,快乐的是短暂的,回到公司之后的第三天,何暮阳的办公室来了几名警察。在他感到很奇怪时,带队的警察说:“你是何暮阳”

    “是的,就是我。”何暮阳答道。

    “对不起,你涉嫌偷税漏税,请跟我们走一趟。”

    何暮阳心中一震,开口问道:“不会吧,你们是不是弄错了我可没有偷税漏税啊”

    “别狡辩了,我们有你偷税漏税的铁证。”

    “什么证据呢”何暮阳的额头上慢慢冒出了虚汗。

    “证据在我这里。”随着话音,从门外走进一个熟悉的人来。何暮阳抬头一看,正是他心爱的女人,王亚菲。

    “菲菲,怎么是你”何暮阳十分惊愕,脑海里顿时一片空白。

    “嗯,你没想到吧”

    “没有想到,但是,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呢”何暮阳知道,王亚菲的确是一个铁证。只是,这段时间二人相处得这么融洽。他都几次告诉了王亚菲,他将要把她娶进家门。可王亚菲却为什么要去举报他呢

    难道她真是一个大公无私的女人难道她真的是要大义灭亲何暮阳的心里,一阵迷惘,万分不解

    “你觉得很奇怪吗”王亚菲望着他。

    “是的,我很奇怪,很不理解,你为什么要害我呢”何暮阳很疑惑的问到。

    “你记得王文才吗”

    “嗯。记得,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你知道他的现状吗”

    “不知道,怎么了”

    “他已经疯了。并且,前不久独自上街后,死在了野外”

    “哦,我好像听说过他疯了,但不知道他已经死了。”

    “这给他的家人带来了多大的痛苦你知道吗”

    “这个我不知道,他是咎由自取”

    “这一切都是你造成的,怎么是咎由自取“

    “呵呵,我造成的,我怎么造成的了如果他当初不整我害我,他会有今天吗这就是不是不报,而是时候未到”

    “他当初可能是做了许多对不起人的事情。但是,你知道我是谁吗”

    “你是王亚菲啊这当然知道了。”

    “你知道我父亲是谁吗”

    “不知道。”何暮阳说到这里,突然心中一怔。一个念头在心中涌起:“难道难道王文才就是”何暮阳说不下去了。

    “对,他就是我父亲。虽然他可能对不起你,但是。你却害死了他,作为女儿,父仇必报”

    “他他怎么会有你这样的女儿”何暮阳虽然已经猜到了王亚菲与王文才的关系,但是,听到王亚菲亲口证实,他还是感到有些不相信

    “你觉得很奇怪吗”

    “嗯,我很奇怪,按他的为人,不会养出你这样的女儿”何暮阳说着,低头寻思一会,抬头问道:“那咱们第一次在qq上认识,是你故意的”

    “对。我知道父亲是被你弄疯的以后,便发誓要报仇,问了很多人。打听到了你的qq。否则。你以为有那么巧吗”

    “怪不得那时候,我总有一种感觉。就是觉得我们之间太巧了点,咱们的关系发展也太快了一点,原来,这一切都是你安排的”

    “是的,这些都是我设计好的。”

    “目的就是接近我,了解我公司的情况,然后找我岔子”

    “不是找岔子,是找你犯罪的证据。我是警察。我知道,你们这些公司都会存在问题。只是是什么性质的问题。需要证据支持而已,我接近你,就是为了搜寻证据”

    “后来呢,你终于如愿以偿”

    “嗯。总的说来,你还是很规范,经过与你几个月的接触,均没有发现你的问题,就在我准备快放弃时,你却告诉了我你的软肋”

    “嗯,我开始并不放心,慢慢的,开始对你毫无戒备特别是那天,我忘乎所以”

    “谢谢你的信任”

    “那你,你真心喜欢过我吗”何暮阳知道自己偷税漏税是事实,并且,自己是亲自将其中的来龙去脉告诉王亚菲的,在这种情况之下,自己再怎么狡辩恐怕都已经没什么用了

    “嗯,我知道父亲是你害的,你是我的仇人,我找你,就是为了报仇,但是,我却很难把你与仇人联系起来”

    “嗯,我知道了”

    “不过,我们之间没有未来,这点我一直很清楚”

    “唉。是的,我们之间没有未来不过,还是很感谢你”何暮阳长叹。

    “我也很感谢你但是,我没有办法”王亚菲说着,突然掩面转身离去

    “走吧,我跟你们走”何暮阳望着几名警察,主动伸出了自己的双手。喀嚓一声,一名警察给他戴上了手铐。

    一个月之后,何暮阳因偷税漏税之事被起诉,法庭上,王亚菲作为证人,出庭作证。何暮阳不时的抬头望她。一个月不见,看到她的脸色非常不好,人也瘦了一圈他竟然有些心疼

    王亚菲偶尔会与他对视一眼,但是,很快便会转过头去。从她念证词的过程中,何暮阳听到她语音颤抖心中想到:“她也很难过吧”

    虽然上面有于书记帮忙说情,而且,公司里面也组织营救。但是。因为偷税漏税的金额非常巨大,事实非常清楚,又铁证如山没法辩解。最后,被判了三年有期徒刑。而且,除了补交所偷交的税款,还被罚款两亿元

    听到审判长宣判完毕,王亚菲再次掩面离去

    何暮阳在整个审批之间,并没有太关心自己的案情,眼光总是盯着王亚菲,看到她转身离去的背影,他心中涌起一股说不出的滋味和失落

    ,

    第一卷  第四百九十五章 幻化浮生

    商道之色戒  第四百九十五章幻化浮生

    三年的牢狱之灾,对何暮阳来说,并不算漫长,在这些日子里,他思考了许多事情,也看了许多书。ka"回忆了这辈子的所作所为,有的令他骄傲,有的也让他汗颜

    人生似幻化,终当归空无。想起以前的日子,真是清歌雅舞,暂同於梦寐,广厦高堂,俄成於幻化

    他进监狱之后,因为被判罚了巨额罚款,公司流动资金顿时紧张,他让小蔡、杨露等人将公司进行了整合。将造纸厂和天华公司转卖了。然后,令小蔡为集团公司的总经理,负责整个集团的管理运营。

    在他待在监狱的三年时间里,外面的环境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林炎等人因为利用瘦肉精进行养殖,大获其利。但是,高明的运气并不好,市一医住院大楼项目因为发生脚手架坍塌,死了十多过人,赔偿了一大笔费用。后来,又因为流动资金周转不灵等问题,该项目竟然搞成了烂尾楼,迟迟无法交付使用,而高明也欠下了一大屁股债务

    章悦却经营有方,在她的亲自组织下,她的公司短短几年时间内。接连推出了几款非常有市场竞争力的软件。并且,都得到了很大的应用,让她赚了个盆满钵满

    而于书记因为不善于钻营,只主持了两年的工作,便将位置给了别人,而他则去市政协当了一名副主席。

    沐阳实业投资集团在小蔡的经营下,虽然没有当年的辉煌,但是,也还是保持着a市企业前五的地位。而最令人放心的,是小蔡将所赚钱的利润,在征得何暮阳的同意后,分别在很多贫困地区对贫困儿童进行援助。另外,还在各地开设了十多家公益性医院,对那些无钱看病的病人进行免费治疗

    小蔡的善心,让何暮阳觉得,将企业委托给她经营,是最有意义的一件事情。

    三年时光,说短不短,说长也不长。何暮阳出狱的日子终于到了。

    这天,艳阳高照,万里无云。清晨的阳光虽然有些刺眼,却令人感到气象万新,每人的心情都很愉快

    当何暮阳走出监狱的大门,眼前的一幕令他心中一震。只见几年不见的吴晓月,手中牵着一个七八岁的男孩。男孩长得虎头虎脑,眉眼之间一股英气,正是他何暮阳当年的翻版

    如果说几年前看起来这小孩只是有点像自己,那么。这一时刻,何暮阳一眼就能确定,吴晓月身旁的男孩,就是他自己的血脉

    吴晓月的身后,还站着姚青、魏若、章悦、若佳、小蔡、杨露、秦娟等等。另外,于书记和赵洪声也站在一旁。

    何暮阳径直走向吴晓月,与她深深的对望了一眼。蹲下身子,拉着男孩的小手,仔细端详起来。

    “何晓阳,叫爸爸”吴晓月突然对她身旁的男孩说道。

    男孩望着何暮阳,听到母亲的话,开口想叫,却突然有些不好意思,嘴巴张了几下,没叫出声来,却突然扭头看着吴晓月,问道:“妈妈,他真是我爸爸吗”

    “嗯。是的,他就是你爸爸你不是天天都在问爸爸在哪里吗现在见到了,快叫啊”

    “但是。我爸爸怎么是犯人呢”男孩看看何暮阳,有些委屈的说道。

    “这这个”吴晓月无言以对。

    “儿子,你是我儿子,请相信,爸爸不是犯人,爸爸并没有杀人放火,烧杀抢掠爸爸给社会也作了很多贡献只是,有些事情,你还不太理解”何暮阳说着,一把将何晓阳抱了起来用他满脸的胡须在儿子的脸上擦着。

    “爸爸爸”何晓阳终于叫了一声爸爸。

    在不远处的一辆无牌的轿车里,一个非常漂亮的女人望着眼前的一幕,泪眼婆娑,她就是王亚菲。

    当天晚上,由于书记安排,给何暮阳进行了出狱洗礼随后的几天,何暮阳开始处理公司的事情。

    经过慎重考虑,他决定金盆洗手,不再操心生意场上的事情。将沐阳实业投资集团全权委托给小蔡和若佳等人负责经营。公司的盈利也由小蔡等人负责支配。通过这几年的相处,他完全相信,钱在小蔡的手里,绝对会用到该用的地方

    五天以后,何暮阳告辞于书记和赵洪声等人,带着妻子吴晓月,还有姚青,魏若及儿子何晓阳前去机场,飞赴香港。他已经派人在香港浅水湾买了一座半山别墅。价值一亿五千元。

    而姚青和魏若二人,已经向他表白,这辈子不在乎名义,只在乎跟他在一起。至于吴晓月,也已经想清楚了儿子需要父亲,家庭才会完美,而且,更重要的,是她也意识到,何暮阳天生的女人缘,不可能只有她一个女人看到姚青与魏若对何暮阳均是真心相爱,她就想,既然爱一个人,那就爱上他的缺点吧

    ,

    正文结束

    结束语</br></br>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